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垃圾桶新闻 >

城市垃圾箱“开口”诉苦

摘要: 一个垃圾箱的自述 我是泺源大街上的一个垃圾箱,穿着绿、白相间的衣服,生活原本很平静。可是,最近一些人对我接连施加的“迫害”,我实在受不了,只好说出来让大家评个理。 我是用来盛垃圾的,每当路人把纸屑、果皮等垃圾塞到我嘴里的时候,我都会表示感谢

 

  一个垃圾箱的自述
我是泺源大街上的一个垃圾箱,穿着绿、白相间的衣服,生活原本很平静。可是,最近一些人对我接连施加的“迫害”,我实在受不了,只好说出来让大家评个理。
我是用来盛垃圾的,每当路人把纸屑、果皮等垃圾塞到我嘴里的时候,我都会表示感谢。前几天,有人开始往我的嘴里胡乱地倒进一些泔水和水泥块,酸臭的泔水腐蚀了我的胃,大块的水泥则让我经常消化不良,弄得我非常的不舒服。我的主人(环卫工人)看到我这副样子,非常心疼,便用铁丝封住了我的嘴。虽然再也不用吃那些讨厌的东西了,可是也给路人投送垃圾带来了不方便,一些人把垃圾随便丢到我的周围甚至身上。
后来,为了方便市民,主人只好给我松开了口,我以为不愉快的日子就可以结束了,却没有想到竟再次遭到“毒手”。大约四五天前的一个夜晚,几个人来到我身边,一看周围没有人就开始用火烤我的脸,剧烈的疼痛使得我头晕脑涨,我想呼救却怎么也喊不出口,他们却笑嘻嘻地在旁边幸灾乐祸。直到我衣服被熏黑了,脸也被烤得面目全非。
我听说,我的一些兄弟姐妹比我还要惨。它们有的无故被砸得遍体鳞伤,有的被卸掉了头,还有的被偷走后砸成碎片卖到了废品收购站。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遭到这么深的伤害,要知道,我们垃圾箱是为人们服务的,我们是市民的朋友啊。

街头巷尾:
不少垃圾箱被迫“下岗”
记者在连日来的采访中发现,尽管对卫生设施的破坏情况比前两年有所减轻,但现状仍然不容乐观。
在舜井街南口,一个白色的垃圾箱箱体上有一道深深的凹痕,被火熏得漆黑。环卫工人介绍说,这是因为有人在偷盗箱体的时候连踢带烧,结果成了这个样子。受害的远不止这一个。据介绍,就在前不久,黑虎泉西路上的垃圾箱箱体全部被偷走了,现在路上的几个垃圾箱都是环卫部门刚刚换上的;尽管如此,黑虎泉西路上仍有不少绿色的垃圾箱底座,那都是被人偷走后没有补上的。
在北园大街大部分路段,记者在路的两边竟没有发现垃圾箱。一环卫工人介绍说,由于被破坏严重,环卫部门不得不在两三个月前撤掉了北园路上的垃圾箱,在附近新辟了一个垃圾场,再由环卫工人把负责路段内所有住户门前的袋装垃圾收集起来送到垃圾场去。
这位环卫工人朴实地说,在他工作期间,目睹了太多的垃圾箱被破坏的现象,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非常心疼,但后来渐渐的就没有感觉了。尽管如此,这种因为频遭破坏而致使垃圾箱“下岗”的事,在他四五年的工作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环卫设施频繁被盗的同时,记者在省城部分废品收购站里竟发现了一些失窃环卫设施的“身影”。在北园路附近的一个废品收购站里,一位收购废品的中年妇女向记者坦言,以前在废品收购中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垃圾箱或者垃圾箱的箱盖碎片等——多是一些回收价值较大的铸铁垃圾箱,这多是一些在大街小巷收购废品的小贩们送来的。现在,由于有关部门的管理相对严格一些,再加上垃圾箱的防盗功能也日趋完善,在废品收购过程中收到垃圾箱及其部件的几率要小多了,但偶尔也会遇到一两次这样的情况。
在顺河街上,记者遇到了一个收购废品的小贩。在交谈过程中,这名小贩说,他们在废品收购中经常可以碰到“宝贝”,这其中就有垃圾箱及其部件。
环卫部门:五年里垃圾箱
被损三千
对于环卫设施频频遭窃、遭破坏的现状,济南市环卫局环卫处李文亮处长感到非常无奈。他表示,破坏和盗窃环卫设施的现象在目前比较普遍,已经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应该通过多部门的通力协作来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
根据环卫部门的统计,在过去的五年里,省城的环卫设施可谓是“损失惨重”,其中仅生铁铸的垃圾箱就有2000多个被盗

  • 公司地址: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御中路66号(毅德商贸城D区上7-25) 电话:0816-2844852 2844853 2845057 2846179
  • Copyright©2009-2012 绵阳尚洁桶业有限公司 蜀ICP备10208521号
  • 川公网安备 510703021101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