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垃圾桶新闻 >

分类垃圾箱沦为“摆设”

摘要: 分类垃圾箱沦为“摆设” 2008年03月04日 来源:新华网-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常常在电视上看见,国外的一些清洁工回收生活垃圾时都要分成好几袋,分别扔在不同的垃圾箱里。就连收垃圾的车子也很有讲究,可燃的、不可利用的全都错开时间回收。 从2000年开始,杭

 

 



分类垃圾箱沦为“摆设”
 

 

 

2008年03月04日   来源:新华网-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常常在电视上看见,国外的一些清洁工回收生活垃圾时都要分成好几袋,分别扔在不同的垃圾箱里。就连收垃圾的车子也很有讲究,可燃的、不可利用的全都错开时间回收。

从2000年开始,杭州也悄然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分类垃圾箱,甚至还引发了一场关于垃圾环保讨论的热潮。可惜好景不长,这些分类垃圾箱很快就失去了真正的作用,形同虚设。

昨天,紫阳街道彩霞岭社区的王先生向12345反映,社区里标有“可回收”和“有毒物质”的垃圾箱突然不见了。

“我一直坚持分类处理生活垃圾。现在垃圾箱没了,我分开来的垃圾怎么扔呢?”

缘起

煤饼引火烧毁两个垃圾箱

王先生所在的彩霞岭社区是个老社区了。社区里的老人们已经习惯把所有垃圾打包,扔在门口的垃圾箱里。和他们比起来,王先生扔垃 圾要麻烦许多。

“我家里放了好几个垃圾桶,我习惯把不同的东西扔在不同的垃圾桶里,这样扔垃圾的时候就很方便了。”王先生的习惯是从2000年开始养成的。那年杭州成为全国首批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试点城市。

“说实话,很少有人会分类处理,大伙都是把垃圾随便一扔,转身就走了。”看到王先生每次将垃圾分类后再扔,也有邻居开玩笑说他“很背”。但王先生依然坚持他的原则。

“我相信,只要继续坚持下去,总有一天大家都会改变做法,学会区分生活垃圾。”王先生说。

可是让王先生没想到的是,昨天一早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小区里标有“可回收”和“有毒物质”字样的两个垃圾箱不见了。

“难道我们杭州要放弃分类回收生活垃圾了?”王先生有些惆然。

“其实,这两个垃圾箱是被人烧坏了。我们过两天会重新配置一个。”彩霞岭社区的工作人员这样向记者解释。

前天晚上,社区里一位老太太顺手把一块滚烫的煤饼扔进了“有毒物质”垃圾箱里。煤饼碰到垃圾箱里的塑料袋后烧了起来。两个分类垃圾箱都被烧坏了。

“其实这种分类垃圾箱没有什么用。我们这里都是些老居民,从来不会区分生活垃圾。还不如一般的橘红色垃圾桶来得实用,容量大,而且便宜很多。”彩霞岭社区的工作人员说,一个分类垃圾箱要400多元钱,比普通的贵上好几倍。

调查

分类垃圾箱沦为“摆设”

昨天下午,记者随机走访了杭城10来个社区。绝大部分社区都安装了分类垃圾箱。但令人遗憾的是,少有分类垃圾箱真正起到了作用。

在浙大御跸社区里,几个垃圾箱上明确写着“可回收垃圾包括纸张、塑料等”,“不可回收垃圾包括果皮、剩饭等”字样。

但是,打开垃圾箱一看,里面依然是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混杂。

说到垃圾分类处理,几位在社区空地上晒太阳的大伯大妈先后摇起了头。

“生活垃圾分类?垃圾还要分类的啊?”一位大妈好奇地问身边的同伴。

“垃圾分类很麻烦,打扫卫生时哪有这闲工夫,所以就全扔到一个垃圾桶里去了。”几个大妈承认,虽然知道小区有这样的垃圾箱,但她们很少将垃圾分类。家里的垃圾一般都是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扔了。

在御跸社区的另一个角落,除了分类垃圾箱外,还有专门的“有毒有害垃圾”回收箱,垃圾箱上写明专门回收废电池、废荧光灯管、温度计、过期药品等。

这个垃圾箱内的情况要好很多,里面扔着不少废电池等相关垃圾。几个过路的居民说,有关废电池危害的宣传比较多,大家自然也就知道应该扔到专门的回收箱里。

在新华坊社区内,一名清洁工人正在清理垃圾箱。他把左边可回收垃圾箱的垃圾倒入右边不可回收的垃圾箱,然后又一起倒进垃圾车里。垃圾箱上的可回收标识早已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就算垃圾之前经过了分类,你这么一弄不就等于没有区别了?”面对记者这样的询问,这位环卫工人耸了耸肩说:“生活垃圾么,最后还不都是装在一起处理的,分不分类无所谓。再说我们上岗时,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培训。”

新华坊社区丁主任说:“社区早在2000年就设置了可分类垃圾箱,不过那之后再也没有接到相关指示和政策,加上社区精力有限,自然就没有在居民中开展垃圾分类的宣传教育工作,更谈不上实际操作。”

“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少有人想过要把垃圾区分。”丁主任说。

另外一个社区的工作人员甚至半开玩笑地说,设置分类垃圾箱只是为了响应政府,做做样子。其实“摆了也是白摆”。

纵深

生活垃圾仍实行统一处理

记者从杭州市有关部门了解到,从2000年开始,杭州就开始实施生活垃圾分类的试点工作。

杭州市政府办公厅当时发出的《杭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实施方案》还确定了目标——“至2005年年底,实行垃圾分类收集的居民户数达到市区总户数50%以上”。

但是直到今天,杭城许多主干道上仍没有配备分类垃圾箱,众多社区内同样不见它们的踪影。

一些设置了分类垃圾箱的地方,也往往是形式大于内容,形同虚设。

“垃圾分类”,缘何8年实现不了这个美好的愿望?杭州市西湖区城管办环卫监管科科长毛天民介绍说,目前杭州要实现生活垃圾分类“难度不小”。

“分类垃圾收集过程很复杂,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是不分类处理的两倍。”毛天民说。

环卫部门收集分类垃圾时,需要同时派出两辆垃圾收集车,分别收集。

到了垃圾中转站后,不可回收的垃圾直接送到杭州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可回收垃圾则送入输送分解带,处理完后再将部分有用的垃圾卖给回收站。

可由于居民们的传统习惯是将旧报纸,硬纸板,易拉罐等废旧物品卖给“破烂王”。即使将易拉罐等丢弃在垃圾箱内,大多数也被“破烂王”们拣走,卖给回收站。

“最主要的是,就算一开始分类处理垃圾,最后也没什么实质意义。因为目前我们的垃圾处理中心依然是集中统一处理。”毛天民说出了问题的根本。

“垃圾回收的配套设施也很重要。”下城区城管办基建科沈科长说,“如果因为配套设施缺乏,分类后的生活垃圾又实行集中回收。这样一来,垃圾分类的前期工作就等于全部白费了。”

一位环境保护专家对此分析说,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并没有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垃圾分类标准,而是喜欢照搬别处经验,盲目地将所有的分类都模糊地分为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大类。但实际上,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精确区分是非常困难的。现在城市的分类垃圾箱已经沦为了“摆设”。

相关新闻

  • 公司地址: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御中路66号(毅德商贸城D区上7-25) 电话:0816-2844852 2844853 2845057 2846179
  • Copyright©2009-2012 绵阳尚洁桶业有限公司 蜀ICP备10208521号
  • 川公网安备 51070302110189号